佛說鴦掘摩經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有眾多比丘入舍衛城乞食。聞王波斯匿宮門外有眾多人民。於中舉手喚呼皆稱怨。國界有賊名鴦掘魔。極為兇暴。殺害生類不可稱計。無慈悲於一切眾生。國界人民無不厭患。日取人殺以指為鬘。故名為指鬘。唯願大王當往共戰。

是時。眾多比丘乞食已。還詣祇洹精舍。收攝衣鉢。以尼師檀著肩上。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眾多比丘白世尊言。我等眾多比丘入舍衛城乞食。見眾多人民在王宮門外。稱怨訴辭。今王國界有賊名鴦掘魔。為人兇暴。無有慈心。殺於一切眾生。人亡國虛皆由此人。又取人指以為華鬘。

爾時。世尊聞彼比丘語已。即從座起。默然而行。

。。。

是時。鴦掘魔即放母而往逐世尊。遙見世尊來。亦如金聚。靡所不照。見已。並笑而說是語。今此沙門定在我手。必殺不疑。其有人民欲行此道者。皆集大眾而行此道。然此沙門獨無伴侶。我今當取殺之。

是時。鴦掘魔即拔腰劍。往逆世尊。是時。世尊尋還復道。徐而行步。而鴦掘魔奔馳而逐。亦不能及如來。是時。鴦掘魔白世尊言。住。住。沙門。

世尊告曰。我自住耳。汝自不住。

是時。彼鴦掘魔並走。遙說此偈。
去而復言住  語我言不住
與我說此義  彼住我不住

爾時。世尊以偈報曰。
世尊言已住  不害於一切
汝今有殺心  不離於惡原
我住慈心地  愍護一切人
汝種地獄苦  不離於惡原

是時。鴦掘魔聞此偈已。便作是念。我今審為惡耶。又師語我言。此是大祠。獲大果報。能取千人殺。以指作鬘者。果其所願。如此之人。命終之後。生善處天上。設取所生母及沙門瞿曇殺者。當生梵天上。是時。佛作威神。神識 [怡-台+霍] 寤。諸梵志書籍亦有此言。如來出世甚為難遇。時時億劫乃出。彼出世時。不度者令度。不解脫者令得解脫。彼說滅六見之法。云何為六。言有我見者。即說滅六見之法。無有我者。亦與說滅無有我見之法。言有我見.無有我見。亦與說有我見.無我見之法。復自觀察.說觀察之法。自說無我之法。亦非我說.亦非我不說之法。若如來出世。說此滅六見之法。又我奔走之時。能及象.馬.車乘。亦及人民。然此沙門行不暴疾。然今日不能及此。必當是如來。

是時。鴦掘魔便說此偈。
尊今為我故  而說微妙偈
惡者今識真  皆由尊威神
即時捨利劍  投于深坑中
今禮沙門跡  即求作沙門

是時。鴦掘魔即前白佛言。世尊。唯願聽作沙門。

世尊告曰。善來。比丘。即時鴦掘魔便成沙門。著三法衣。

。。。

是時。鴦掘魔城中乞食。諸男女大小見之。各各自相謂言。此名鴦掘魔。殺害眾生不可稱計。今復在城中乞食。

是時。城中人民。各各以瓦石打者。或有以刀斫者。傷壞頭目。衣裳裂盡。流血污體。即出舍衛城至如來所。是時。世尊遙見鴦掘魔頭目傷破。流血污衣而來。見已。便作是說。汝今忍之。所以然者。此罪乃應永劫受之。

是時。鴦掘魔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鴦掘魔在如來前。便說此偈。
堅固聽法句  堅固行佛法
堅固親善友  便成滅盡處
我本為大賊  名曰鴦掘魔
為流之所[漂*寸]  蒙尊拔濟之
今觀自歸業  亦當觀法本
今以逮三明  成就佛行業
我本名無害  殺害不可計
今名真諦實  不害於一切
設復身口意  都無害心識
此名無殺害  何況起思想
弓師能調角  水人能調水
巧匠調其木  智者自調身
或以鞭杖伏  或以言語屈
竟不加刀杖  今我自降伏
人前為過惡  後止不復犯
是照於世間  如雲消月現
人前為過惡  後止不復犯
是照於世間  如雲消日現
比丘老少壯  修行佛法行
是照於世間  如彼月雲消
比丘老少壯  修行佛法者
是照此世間  如彼日雲消
我今受痛少  飲食自知足
盡脫一切苦  本緣今已盡
更不受死跡  亦復不樂生
今正待時節  歡喜而不亂

是時。如來可鴦掘魔所說。是時。鴦掘魔以見如來然可之。即從座起。禮世尊足。便退而去。

。。。

CBETA – T02n0125_p0719b20

全文詳見:增壹阿含經 卷第三十一 力品第三十八之一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