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極經世》中的“觀物”

皇極經世:至大之謂皇,至中之謂極,至正之謂經,至變之謂世,大中至正,應變無方之謂道。

邵雍在《皇極經世》中反覆強調“觀物”。他說:
觀物者,非以目觀之也,
非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也,
非觀之以心,而觀之以理心。

以目觀物,見物之形,
以心觀物,見物之情,
以理觀物,見物之性。

以“目”“心”觀物,均帶有主觀性,所以只能見到事物“形”“情”等表面的東西。
而以“理”觀物,卻不帶主觀,所以能見物之性,認識事物的本質。

摘錄自 Imin’s 足下的世界

 


參考資料:摘錄自觀物篇六十二

固知物有大小,民有賢愚,移昊天生兆物之德而生兆民,則豈不謂至神者乎?移昊天養兆物之功而養兆民,則豈不謂至聖者乎?吾而今而後,知踐形為大,非大聖大神之人,豈有不負於天地者乎?

天所以謂之觀物者,非以目觀之也,非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也,非觀之以心而觀之以理也。

天下之物莫不有理焉,莫不有性焉,莫不有命焉,
所以謂之理者,窮之而後可知也。
所以謂之性者,盡之而後可知也。
所以謂之命者,至之而後可知也。
此三知者,天下之真知也,雖聖人,無以過之也。而過之者,非所以謂之聖人也。

夫鑒之所以能為明者,謂其能不隱萬物之形也,
雖然鑒之能不隱萬物之形,未若水之能一萬物之形也。
雖然水之能一萬物之形,又未若聖人之能一萬物之情也。
聖人之所以能一萬物之情者,謂其聖人之能反觀也。

所以謂之反觀者,不以我觀物也。不以我觀物者,以物觀物之謂也。既能以物觀物,又安有我於其間哉?

是之我亦人也,人亦我也,我與人皆物也,此所以能用天下之目為己之目,其目無所不觀矣。用天下之耳為己之耳,其耳無所不聽矣。用天下之口為己之口,其口無所不言矣。用天下之心為己之心,其心無所不謀矣。

夫天下之觀,其於見也,不亦廣乎?天下之聽,其於聞也,不亦遠乎?天下之言,其於論也,不亦高乎?天下之謀,其於樂也,不亦大乎?夫其見至廣,其聞至遠,其論至高,其樂至大,能為至廣至遠至高至大之事而中無一為焉,豈不謂至神至聖者乎?非惟吾謂之至神至聖,而天下亦謂之至神至聖。非惟一時之天下謂之至神至聖,而千萬世之天下亦謂之至神至聖者乎!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已。

 

留下回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使用以下的 HTML 標籤以及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nineteen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