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外物篇:涸轍枯魚

【原文】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

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

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邪?」

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選自(《莊子•外物篇》)

【譯文】

莊子由於家窮,有一次,到監河侯那裡借米應急。

監河侯說:「沒問題,人民的租稅就要繳上來了,到時候,我就借你老兄三百金,可不可以?」

莊子聽後不覺正色的說:「我剛才在途中碰到呼叫我的聲音,看了看四周,發現原來是在車轍積水裡的一隻鯽魚,在呼叫我。我問說:『鯽魚呀,你呆在那兒幹嘛?』牠說:『我是東海的波臣,勞您弄來一斗或一升的水,救救我。』

我回答說:『這還不簡單,我正要到南方的吳王、越王那兒遊說,就順道引來西江(濁江)之水救你,可不可以?』

那鯽魚聽了,氣得什麼似的,扳下臉答說:『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眼前得不到一丁點活命的水,弄得困窘萬分,我只要一斗或一升的水,馬上就可以脫離困境!你呀,居然還說這種風涼話,哼,不求你了,你要找我,不如早早到乾魚店找我去吧!』」

http://tw.myblog.yahoo.com/buddha-1001/article?mid=388&sc=1

留下回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使用以下的 HTML 標籤以及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four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