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逍遙 隨緣放曠 但盡凡心 別無聖解

其家賣餅。師少而英異。初悟和尚。為靈鑒潛請居天皇寺。人莫之測。

師家於寺巷。常日以十餅饋之。天皇受之。
每食畢。常留一餅曰。吾惠汝以蔭子孫。

師一日自念曰。餅是我持去。何以返遺我邪。其別有旨乎。遂造而問焉。
皇曰。是汝持來。復汝何咎。師聞之頗曉玄旨。因投出家。
皇曰。汝昔崇福善。今信吾言。可名崇信。由是服勤左右。

一日問曰。某自到來。不蒙指示心要
皇曰。自汝到來。吾未嘗不指汝心要。

師曰。何處指示。
皇曰。
汝擎茶來吾為汝接。
汝行食來吾為汝受。
汝和南時吾便低首。
何處不指示心要。

師低頭良久。
皇曰。見則直下便見。擬思即差。

師當下開解。復問如何保任
皇曰。任性逍遙 隨緣放曠。但盡凡心。別無聖解。

摘錄自: 禪宗語錄辭典 龍潭崇信禪師《禪宗正脈》

 

和南: 佛門稱稽首、敬禮為和南。

留下回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使用以下的 HTML 標籤以及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ree × 3 =